2006年11月 的存档

慢慢漂泊

2006年11月9日 2 条评论
All Nature is but Art, unknown to thee;
All Chance, Direction, which thou canst not see;
All Discord, Harmony, not understood;
All partial Evil, universal Good;
And, spite of Pride, in erring Reason’s spite;
One truth is clear: Whatever is, is right.
— A. Pope.
一段无比武断的言论, 气势凌人, 目空一切. 相信很多人都听到过这些话, 然而有多少人真的能够时时被其警示, 我不知道.
现实总是无可避免的, 价值, 似乎已经被过于明确的定义了. 看看超女好男儿我型我秀梦想中国, 不知道中国是否需要年轻一代都拥有这样的梦想. 一个随便什么机构举办的讲座, 只要够煽动, 都会爆满. 再看看财富人生波士堂, 在台下同龄人那些充满憧憬和崇拜的近乎痴迷眼神中, 我感到些许无奈.
有句话叫 "出名要趁早". 也有句话叫 "闷声大发财". 还有句话估计实在是太过时了, 叫做 "十年磨一剑".
中国处在这样一个充满机会和动荡的年代, 上海正处在风口浪尖. 机遇确实是稀缺资源, 不过在这里, 聚光灯随时可能对准你, 随之而来的就是金钱, 当然也有不再完全掌握的生活.
在鲜花和掌声的诱惑下, 有多少人能够选择默默走开, 回到自己心灵的领地.
除了fortune, fame, 所谓的recognition, 我们还要追求什么. 飞奔的脚步后, 是否还是那颗不变的心, 慢慢漂流在宁静的湖面, 欣赏着近旁的垂柳和薄雾, 也许还望着桥头若隐若现的身影.
人, 应当有那么一件事, 只有自己知道, 值得悉心经营, 也许一年两年, 也许, 可以留做一生的纪念.
 
分类: 杂然赋流形 标签:

立冬时节

2006年11月6日 3 条评论
本来今天按计划是一早回学校的. 妈妈说在学校培养了几个洋葱头要拍照片, 于是去帮忙, 惊异于办公室里摆满了窗台的胖嘟嘟洋葱头, 有的已经长得半尺高, 有的却连一点迹象都没有, 约莫是痛苦地死掉了..-_-b 今天穿着一条很naive的运动裤, 裤子边上还有白线的那种… 所有遇到的老师都认为我和高中生有一拼.. 这种评价有时候很令人绝望.. 一声长叹…
 
一周一周时间过得飞快, 手头林林总总的事情, 多得让人有点迷惑. 时间, 希望你慢些走.
 
立冬的天气, 听说北京已经降温到了冰点, 上海却还温暖得像是初秋. 也许晚上会很凉, 哦, 那简直是一定的.
 
分类: 杂然赋流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