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 的存档

Kempff’s Beethoven

2007年2月9日 没有评论
很久没有写blog,正如很久没有买过唱片了。盗版的正版的抑或洋垃圾都没有买了。在学校忙碌的日子似乎很容易消磨听cd的欲望,抱着一对嘶哑而颤抖地呜咽着的塑料音箱号称听出了乐队的层次感无异于端着微波炉饭盒品酒,虽然旋律仍然可以让我心动,正如酒仍然是好酒一样。回家的时候,就可以去听七八年前做的一台功放仍然卖力的嘶吼,以及那对还算不错的书架音箱温顺的应和。虽然这没有机箱的功放的线路板上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元件的字迹都已淹没不见。
终于看准了机会拿下了一套kempff和kempe合作的贝多芬钢协全集,曲目都是熟稔了的,也听过比如bishop和ashkenazy的版本,可当我将唱片放入机器,听着这单声道的老录音不甚剔透的音色以及淡淡地可辨的底噪时,却感受到时间所不能磨灭的光辉。虽然个别的部分诠释有一点个异,可正如所有伟大的录音一样,这样的创造正是它所独有的部分。Kempff的演奏如此的清晰,即使是在最激烈的狂风暴雨中,每一个音符仍然温润如玉。相对于Zimmermann等更为光彩照人的数字录音,这个版本显得有些陈旧,然而貌似斑驳的外表下面,掩盖不住的是雄浑威武的霸气。
我这样的业余爱好者再没有必要吹捧这套唱片了。我能做的只是,在忙碌的当口,仍然拿出一点心境,关上门,让我那个灰头土脸的功放,继续为我再现前人留给我们的这些遗产罢,无论是贝多芬,圣桑,还是格什温。
分类: 杂然赋流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