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 的存档

拉马丁小清新

2011年3月22日 没有评论

拉马丁同学似乎写了很多以 VERS SUR UN ALBUM 之类题目的小诗,不得不佩服人家真能写,出口成章,逮哪儿写哪儿,然后就送人了——也许还自己抄个备份,否则我们现在没准就看不到了。其中有一首是这么写的

VERS SUR UN ALBUM
Sur cette page blanche où mes vers vont éclore,
Qu’un regard quelquefois ramène votre coeur !
De votre vie aussi la page est blanche encore;
Que ne puis-je y graver un seul mot : Le bonheur !

阅读全文…

分类: 译事余笔 标签: , ,

拉马丁——《致Regaldi》

2011年3月21日 1 条评论

A REGALDI

Tes vers jaillissent, les miens coulent :
Dieu leur fit un lit différent ;
Les miens dorment et les tiens roulent
Je suis le lac, toi le torrent !

选自拉马丁《冥想集》(Recueillements poétiques),应该是作者送给意大利诗人 Giuseppe Regaldi 的作品,不知道是不是即兴之作。小诗很有意思,试译如下

君诗急迸我潺湲
造化分渠各底滩
我诗湉湉君诗涌
我作平湖君作澜

分类: 译事余笔 标签: , ,

遇胖鸭

2011年3月20日 1 条评论

分类: 犊犊画猪猪 标签: ,

英诗汉译随想

2011年3月6日 1 条评论

下午和承文聊天,说起翻译诗,发现很多感觉不光是我自己所有——比如翻译的英文长诗很难读下去。英诗译本中,真正常常能让人吟诵的句子,似乎也不多。是中文的信息密度太大?过于“浓密”的语言,可能会让读者觉得喘不过气。也可能是因为英诗中有很多中国人所不熟悉的意象,要转译出来本身难度也很大,不容易把意思表达清楚,许多地方还要加注。这些是诗内容本身的原因。

诗之所以成为诗,音韵节奏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无论是旧体还是白话——当然梨花体等先不论。英诗和汉语诗的用韵和节奏习惯都有很大不同,如何译就是一个大问题。现在流传的很多译文都出自大家之手,比如孙大雨、屠岸、卞之琳先生翻译莎士比亚,都曾用汉语音步来对应原文的 iambic pentameter,做到形神兼具。能做到这一点,翻译不可谓不精巧。比如以 Sonnet 18 为例: 阅读全文…

“The Eagle” by Alfred Lord Tennyson

2011年3月3日 1 条评论

THE EAGLE
By Alfred, Lord Tennyson
FRAGMENT

He clasps the crag with crooked hands;
Close to the sun in lonely lands,
Ringed with the azure world, he stands.

The wrinkled sea beneath him crawls;
He watches from his mountain walls,
And like a thunderbolt he falls.

1851

这首名作从韵脚到节奏到选词中的深意,处处可圈可点——研究的资料也太多了,略过不提。最早是在Brooks & Warren书中看到,一连读了好多遍。中文译文能找到的就有十数种,余光中、黄杲昕、彭镜禧、郭沫若等名家都译过。虽有大师珠玉在前,可还是忍不住手痒,试译如下:

嶙峋劲爪握危崖
平野孤身伴日斜
碧穹环抱立不拔

生波海皱匍匐过
万仞壁头极目彻
惊如霹雳忽飞落

分类: 译事余笔 标签: , ,

独立域名上线

2011年3月1日 2 条评论

高博同学的大力支持下,新注册了这个域名——http://www.jlao.net——也难得还能找到这么短的域名。这里应该会比Wordpress官网更灵活些,可以试验更多的花样。希望新年能有些新想法,能多写些东西。两站会同步更新。

再次感谢高博同学提供主机空间。

分类: 杂然赋流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