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然赋流形 > 沉静

沉静

2005年10月1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摘抄一点… 嗯
 
"用语言表达话语是上天一个伟大的恩赐, 是造物主所行的一件永恒的善事… 然而, 造物主在人类的心灵中置入了神奇的通感, 去感应不同的事物. 于是, 这些事物便以一种不为人知的方式传达给人类以感觉、思想和诸如此类的东西, 这是我们用最准确的语言也无法达到的…
 
…对真理的热情本是值得称道的, 但它却常常使平凡的智者误入歧途;… 他们便大胆地搬出所谓的是非标准, 把对上天秘密的隐约感觉逐出内心…我怀着无限的谦卑敬仰它们; 因为上帝正是以此将真正的真理见证人派往人间, 显示他崇高的恩泽. 我双手合十而祈祷.
 
 
艺术为我们塑造人类至高的完美. 自然在我们凡人的眼中, 如同支离破碎地从上帝口中道出的隐讳的神谕. 但是人们也许可以毫无顾忌地说, 上帝一定会像我们观看艺术作品一样, 观看着整个自然和整个世界."
 
— 《论两种神奇的语言及其神秘的力量》,
als Phantasien über die Kunst, von einem kunstliebenden Klosterbruder,
W.H.Wackenroder. 谷裕译
 
这几乎是一篇"同龄人"的作品.
作者的文字如此精致, 如此恬静淡定. 但作者是不幸的. Wackenroder (1773-1798), 一方面抱着对艺术的炽烈的情感, 渴望为艺术而生活, 一方面又屈服于世俗事物的压力, 终于心力交瘁, 仅仅25岁就离开了人世. 追求和理想也许是深藏在内心的烛火, 然而失去了生活的空气, 又如何能长明. 即使他感悟着上帝和自然的恩泽, 却仍然未能受到上帝的眷顾, 也许是上帝想把他留在身边吧.
 
想好好生活. 好好想生活.
分类: 杂然赋流形 标签:
  1. Mycroft
    2005年10月13日02:10 | #1

    "追求和理想也许是深藏在内心的烛火, 然而失去了生活的空气, 又如何能长明. "中国学术精神的死因?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