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然赋流形 > 毒喊捉毒的反鸡汤

毒喊捉毒的反鸡汤

2016年1月4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这个元旦过的颇不宁静。前阵子看到一篇讲“可以喝的书”的文章火爆微博,觉得是个有点意思的想法,并没有太在意。不想过了两日,朋友圈转出一篇微博文章《如何评价外国女生发明的可以喝的书(The Drinkable Book)?》,当时和老婆讨论了下,觉得作者将其斥为忽悠太过武断,但也不过一家之言尔。不料又过了一日,这篇漏洞百出的文章居然被多家媒体转载,阅读量数百万,标题也变成了《鸡汤有毒!刷爆朋友圈的“可以喝的书”是假的》,简直已经盖棺定论。追根溯源,这篇第一高票回答在知乎这个所谓的知识社区竟获得近四千赞,作者修改回答后的口吻也愈发不容置疑,而知乎竟以“不友善”为由删除了一些反对评论。及至此时,方觉此种言论威力之大,流毒之广,不能不说点什么了。

这篇反鸡汤文写的挺长,配了许多图,概括一下基本就是这么几个意思:

  • 成功的标准就是能不能弄到钱,弄到钱的关键就是要学会讲一个好故事,忽悠靶向人群让其掏钱;
  • 这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女博士,发现纳米银离子可以杀菌,就在滤纸中加入银离子,制造了可以过滤杀细菌的书,改变了几亿人的命运……爱心人士看到这个故事热情爆棚;
  • 不过,任何一个学过初中化学,做过粗盐提纯试验的人,就应该知道滤纸能过滤掉杂质,但是过滤不掉氯离子和钠离子。纳米银离子可以杀菌,但是煮沸的杀菌效果更好!煮沸的杀菌效果,是100%,而且更简单。几张普通的滤纸加一个烧水壶和一些柴火,可以起到比这本书更好的净化杀菌效果,而且更便宜。
  • 滤纸也过滤不掉可溶有毒有害物质(比如硫酸铜),而看起来蓝色的地表水很常见。这帮人故意不告诉你应该让当地人选择适当的水源,从适当的水源取水,过滤沉淀,然后烧开了喝。
  • 哦对了,这位女博士装滤纸的方法还是错的,和初中化学书上教的不一样。只有初中化学书上那么折才是滤纸的正确使用方法。
  • 这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无非是为了众筹赚钱,而且老外上当的还不多。类似的骗局还包括给柬埔寨人民补铁避免贫血的的“幸运小铁鱼”,无非是 25 美元俩铁疙瘩扔锅里煮,还不如用铁锅。

看起来似乎很有说服力吧?初中化学、粗盐提纯、烧水杀菌,对我们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还有小孩子都知道的银器能杀菌,居然搞出这么个所谓的发明,毫无疑问是假的,就像那小铁鱼一样假。

诛心之论——反鸡汤的营销逻辑

这篇文章还是有些话说的有道理的。“发起人先要选对靶向人群,然后讲一个好故事,一个能让人掏钱的故事。选对靶向人群,编写一个很拽的文案,比产品重要得多。

反鸡汤能够有几百万阅读量,也同样利用了这一点。

它首先批评的不是产品,而是动机。你搞了个产品不是吗?你众筹试产?你的目标就是赚钱。你寻找投资?你的目标就是赚钱。你找媒体报道?你的目标就是赚钱。基于这种设定,你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不择手段卖拐。

不止一个评论和转发的群众提到,“这种反鸡汤的打脸贴最喜闻乐见了”,“虽然我智商低但是不想交智商税”……这种被利用的情绪,和他所批判的爱心人士的热情,其实别无二致。智商税嘛,如果该你交,就算你不交这一种,也会交另一种。

何不食肉糜——你所不了解的问题

反鸡汤文着重强调:“如果为了让多数人能喝到适合饮用的水,最简单高效的办法,是教给当地人选择适当的水源,从适当的水源取水,过滤沉淀,然后烧开了喝。

听起来好像是那么回事。然而报道过这个 Drinkable Book 项目的媒体包括 TimeBBC华盛顿邮报科学美国人美国化学会、英国皇家化学会主办的 Chemistry World 等,这些媒体大概都没有这位仁兄懂初中化学,了解烧水能杀菌或者必然是收了黑钱。

嗯,让这些非洲人用普通滤纸过滤一下水或者做个沉淀池,再找点柴火把水烧开了不就结了吗?“成本更低,而且更有效”。既然这么简单,那为什么它到现在还是一个问题?

你行你上啊。

其实反鸡汤所提出来的方法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何不食肉糜”。

我去过南非,城市里其实和中国的一个普通二线城市没什么区别。然而这种净水产品的目标群众,更多的是偏远地区,他们取水并不一定是像我们想象的,村村都有口井,或者靠着河。比如从这篇报道,非洲妇女平均要走 6 公里来取水,把 20 公斤水顶在头上。先不说有没有条件建沉淀池,换做是你,你会把水倒进沉淀池,让它在非洲的气候下自然蒸发吗?

烧水,对中国人来说多么简单多么自然啊,哪怕生活在欧美这些直饮水安全的地方,中国人也是经常会烧水来喝的——然而纽约时报有一篇报道,虽然是 1997 年的,但是我相信很多情形并没有本质上的改观——为什么很多贫穷国家的人们不烧水?燃料需要钱,烧水也需要时间。在这篇报道中,要是一直烧水,一个月要多花的煤油钱要占三分之一的月收入。很多村庄甚至连这样的条件也没有,能要求他们砍仅有的树来烧水喝吗?

文化/教育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烧水并不是世界上大多数人的习惯,喝不干净的水并不一定会得病,得了病也未必会和喝水联系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本“书”的宣传和教育或许还可以起到一些作用。

还有文中提到的重金属污染,它当然是一个问题,但是取决于水源的状况,它未必是最严重/最致命的问题,伤寒/霍乱/大肠杆菌这些微生物引起的疾病和死亡要直接和频繁得多。重金属显然也是无法通过烧水除去的,烧水并没有什么优势。反鸡汤文中煞有介事地提到硫酸铜,并且暗示看起来蓝色的水都含硫酸铜之类,只能呵呵呵了。

顺便说一下那个小铁鱼。这项目乍看起来确实很荒诞,不就是铁么?为什么不用铁锅?项目发起者的这篇文章中提到了几个原因:铁锅很重,当地习惯用铝锅或其他锅;铁锅容易生锈(我觉得当地习惯煮菜而不是油炒会更明显);柬埔寨农村无法负担铁锅的成本。文中还提到了项目中的一个重要因素:设计。他们一开始给大家发铁饼,没人用,最后才搞出这个鱼形符合当地文化习惯让当地人接受。这些问题不是我们中国人容易意识到的,但并不代表在实际中就不应该存在。至少这个项目去努力尝试解决了这些问题,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据介绍这个铁鱼生产成本 1.5 美元,我不觉得卖 25 美元(一个发给付款者留念,一个送给当地)有什么不妥,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捐赠和支持形式,没人逼你。如果你要批量捐赠则另当别论。对于铁锅补铁的有效性有许多结论不甚一致的研究,我在这里就不列了。

很多时候,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解决起来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坐井观天——自我认识的局限

反鸡汤文指出:“至于说每张纸能过滤 100 升水,那更让人怀疑。因为每一个做过粗盐提纯试验的人,都应该记得滤纸过滤少量含有粗盐的水以后,就脏成什么样子。滤纸的空隙被杂质塞满以后,就难以继续过滤水了。”

在加长版的知乎回答中,反鸡汤甚至说,滤纸的使用方式不同于初中化学课本上的介绍:

filter

只有这样使用滤纸,滤液的液面低于滤纸的边缘,才能避免滤液从滤纸和容器的边缘缝隙中洒漏出去。那位女博士真不懂她发明的可以喝的书中的滤纸安装方法是错误的吗?她真不知道她的书的结构设计就是错的吗?从头到尾,她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说她不知情,国内媒体夸大宣传,别替她脸上贴金了!

滤纸过滤后是会变脏,然而变脏后也许过滤速度会变慢,并不代表过滤效果就一定会变差。而且这种纸看起来还挺牢固,把滤渣清理之后应该还可以用上一阵。有一个已经上市的产品叫 LifeStraw,它的过滤系统可以滤除几乎所有的细菌甚至病毒。一个小小的吸管可以反复使用过滤最多 1000 升水(用过后可以将残渣反向吹出),家庭版一个小时可以滤出 12 升水,已经捐了几万台给非洲。也许这些工作在反鸡汤的眼里都比不上他的初中化学知识和一句“为什么不烧水”吧。不过这玩意的个人版(吸管)要二十美金(我趁打折买了俩玩),家庭版要六七十刀。如果可以喝的书能够把成本做到更低,我相信这会是一个有意义的项目。

化学滤纸的安装方法也远不止初中课本上那一种。事实上,“可以喝的书”最初就是如化学课本上的折叠方法

filterpic

而后才对滤纸的安装设计做出了很多探索。filterdesign

如果要质疑,至少也应该多做一点调查,获得更为可靠的专业资料、信息源,而不是依靠自己的一点点初中剩下来的知识,将一切不符合的都斥为错谬。

结语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原报道创作团队发表了一篇对发明者的最新采访,回答了许多其他的疑问。我非常敬佩这个团队的敬业精神。文中也提到,在传播过程中,也许是媒体为了加强宣传效果,很多技术细节被改动、遗漏,把一个处于开发阶段的项目说成了已经拯救多少亿人的救世主,让读者产生了质疑和误解。

这些教训,我们和媒体都应当引以为戒。

对了,应该引以为戒的也包括把这篇《怎么看待可以喝的书》搞成了盖棺定论的《鸡汤有毒!刷爆朋友圈的“可以喝的书”是假的》,以及这两天急吼吼跟进发表若干文章说这是假新闻的诸多媒体。

毫无疑问,用水问题不是孤立的。它是反映了基础设施建设、民众教育等等综合国力水平。这个项目尚处于开发阶段,判断它能体现多大价值、挽救多少人还为时过早。但是我敬佩科学工作者为其付出的努力,敬佩所有为其奔走呼吁的人们。对用仅有的初中化学知识对其做诛心之论的阴谋论者表示强烈鄙视。

这世界上很多问题都超出了我们的直觉和知识。我们能做的,也许就是以更宽容的心来接受它,然后以更谨慎的态度去求证。不要轻易为鸡汤或反鸡汤的情绪所感染,也不要预设道德和价值判断,罗织论据,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偏见。

分类: 杂然赋流形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