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然赋流形 > 控枪——美国政治的斗争与谎言

控枪——美国政治的斗争与谎言

2016年6月1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2016 年 6 月 11 日,星期六。

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是美国著名的旅游胜地。迪士尼世界的四座主题公园座落在这里,更有环球影城、海洋世界,每年吸引无数游客,是让千万儿童乃至成年人梦幻成真的地方。

这家名叫 Pulse(“脉搏”)的酒吧位于奥兰多市中心,是奥兰多最火爆的同志夜总会。奥兰多地处美国南部,拉丁裔人口众多,而这家夜总会在拉丁裔同性恋社区中享有盛名。这里的顾客来自各种背景,气氛热烈,DJ 水平高,服务员十分友好,还定期举办主题演出。这天晚上,这家夜总会举办了以“拉丁之夜”为主题的演出,吸引了众多拉丁裔同性恋人口前来。在巨大的场地上,300 多位顾客前来观看演出,狂欢一直持续到周日凌晨。

营业中的“脉搏”夜总会

营业中的“脉搏”夜总会

2016 年 6 月 12 日,星期日。凌晨 2:02。

在明暗闪动的光影中,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突如其来的枪声甚至都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一开始听起来还以为是演出,”一位顾客说道,“直到人们开始尖叫,枪声不绝于耳,才发现不对了。”

枪手持有的 SIG SAUER 生产的半自动步枪和一把格洛克手枪。大部分受害人都是在第一轮攻击中遇难。枪手在 2:22 分给警察打电话,非常冷静地报告自己效忠伊斯兰国。

枪手劫持了人质。经过谈判、交火和对峙,甚至有一名警察被击中头盔。僵持到了凌晨 5 点,警察才终于使用装甲车辆把外墙撞开了一个口子。枪手向警方开火,最终被击毙。30 余名人质获救。

这场震惊世界的屠杀至少造成了 49 人遇难,53 人受伤,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作为恐怖袭击而言,其死伤人数仅次于 911。看看遇难者名单,接近 90%是拉丁裔。

事件发生后,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反应截然相反。几乎已经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希拉里·克林顿说:“我们必须阻止恐怖分子拿到实施攻击所用的武器,特别是在奥兰多和圣圣贝纳迪诺使用的攻击性武器。”而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则说:“如果在当晚的夜总会中有人持枪反击,可能就不会发生悲剧。”

美丽的陷阱——无枪区

美国近年来枪击案发生的不可谓不频繁。除刚刚发生的奥兰多枪击案外,伤亡人数最多的案件是下面几个(枪手本人不计入伤亡):

  1. 2012 年科罗拉多州奥罗拉市《蝙蝠侠》首映式枪击案,枪手使用半自动步枪、霰弹枪和手枪向电影院的观众扫射,共造成 12 人死亡,58 人受伤。
  2. 2007 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一名韩裔学生使用两把半自动手枪在宿舍楼和教学楼内射击,造成 32 人死亡,17 人受伤。
  3. 2009 年胡德堡枪击案,一名美国陆军少校(圣战分子)在德州美国陆军胡德堡基地使用手枪射击,造成 13 人死亡,32 人受伤。
  4. 2015 年圣贝纳迪诺枪击案,两名枪手在一栋非营利组织办公楼内向人群射击,造成 14 人死亡,21 人受伤。
  5. 2012 年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枪手弑母之后使用其母的枪支在学校内射击,造成 27 死亡,2 人受伤。

看着这些案件也许你会有一个疑问,枪手持枪向人群射击,甚至是向军人射击,为什么没有人还击?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人带枪吗?保安呢?

不好意思,还真没有。包括 2009 年胡德堡的军人在内,包括学校警卫在内,这些受害群众都是手无寸铁。

1994 年的《学校禁枪法案》之后,各州纷纷设立法规,学校周围(甚至周围的居民)禁枪,电影院禁枪。1992 年的国防部 5210.56 指令规定了大部分军人在基地不准携枪。按照佛罗里达州法律规定,任何主要出售酒精饮料供当场消费的地方也是“无枪区”。

无一例外。

无枪区安全吗?机场里是不能带枪,法庭上是不能带枪,但那是有安检人员和法警来执行的。而无枪区的法案如何执行?全都是事后处罚。没有任何强制手段来保证带枪者无法进入无枪区。这纯属一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法案,在要杀人的时候还会在意停学一年吗?当一个疯子要报复社会时,去哪里比较方便?无枪区不是都明明白白地指给他了吗?

没有带枪保安保护的无枪区,几乎是极端分子的靶场。

在枪击发生时,只要有一人举枪还击,情况就可能完全不同。即使不能击中枪手,也可令枪手躲避,给他人赢得更多脱身时间。在 FBI 对 2000 至 2013 年 160 起枪击案的调查报告中,有 5 起中出现合法持枪平民与枪手交火,3 次中枪手被击毙,1 次被击伤,1 次自杀。另有 2 起案件中有持枪非执勤警员击毙了枪手。

为什么在 160 起枪击案中仅仅有这么 5 起?原因见上。

Gunfree

“攻击性武器”?

6 月 14 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再次提出,要禁止“攻击性武器”(assault weapon),并称平民不应拥有这类“战争武器”。

实际上,“攻击性武器”这个词完全是一个政治术语。它故意听起来和“突击步枪”(assault rifle)相类似,借以混淆民意。

所谓“突击步枪”,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机关枪”或“自动步枪”。这种枪只要扣下扳机就可连续自动射击,一分钟可以打出上千发子弹,是真正的杀人机器。这种枪在美国早就被禁,根本不是平民可以买得到的。比如我们熟悉的“81 式”、“AK47”、“M4A1”都是自动步枪,是军队装备。

M4A1 美军装备的 M4A1 自动步枪

然而,所谓“攻击性武器”,只是看似自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扣一下只能打出一发子弹。取决于使用者的熟练程度,一分钟最多可以射出五六十发子弹。无非是它“看起来”和自动步枪差不多,比较吓人而已。声称这种武器是“战争武器”非常荒诞,完全是故意在混淆视听。

为了定义“攻击性武器”,基本上集中在有没有手枪式握把、可折叠枪托、消焰器、榴弹发射器以及弹夹容量等。很多州还列出了具体的型号。然而无论外观如何,这些枪和 56 式半自动步枪、半自动手枪、散弹枪之类都是半自动步枪,射速和射程也并不比其他半自动步枪更优。

MCX此次奥兰多枪击案枪手使用的 SIG SAUER MCX

1994 年,民主党总统克林顿签署了《联邦攻击性武器禁令》,有效期 10 年。然而 2004 年,由美国司法部进行的调查显示,这一法案对于枪支犯罪的影响微乎其微,因为即使在法案实施前,也很少有枪支犯罪使用这些“攻击性武器”。该法案没有被续期。

在弗吉尼亚理工的枪击案中,韩裔学生使用的是半自动手枪,造成 32 人死亡。只要无人可以还击,面对密集人群,使用步枪、手枪、散弹枪并不会给枪手造成多大障碍,甚至多换几次弹夹都不会造成实质性的差异。

合法还是非法

众所周知,美国拥枪传统由来已久。我们不提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权利,只看美国枪支的现实。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对 2013 年死亡数据的报告,白人的枪支自杀率为 9.2,枪支他杀率仅有 1.4。换句话说,白人被枪杀的 10 个人中有 9 个是自杀。而如果放在黑人身上,枪支他杀率达到了 10 万人中 15.6,如果仅看算黑人男性则达到了惊人的 10 万人中 29.4,而白人男性的数据是 2.0。也就是说,黑人男性被他人枪杀的概率是白人男性的 15 倍。根据 FBI 的犯罪数据,2013 年的杀人案中共有 2491 名黑人遇害,其中 2245 起的凶手也是黑人。

然而根据芝加哥大学所做的一份报告,39% 的白人家庭拥枪,而拥枪的黑人家庭仅有 18.1%。对比命案发生的比例,这样的巨大差异一方面反映出种族之间巨大的社会鸿沟,另外一方面,拥枪率的数字也许仅反映了愿意报告拥枪的黑人家庭。

美国司法部在 2004 年对州立监狱囚犯的调查中,犯罪时持枪者中,仅有 2% 的枪是从枪展或跳蚤市场购得,有 10% 是从商店购得,有 38% 来自于家人朋友,而 40% 来自非法渠道。此后对于合法购枪实施了更严格的背景审查,那么再进一步对合法购枪或枪支类型加以约束,恐怕也很难让社会治安变得更好。

事实上,命案最为高发的华盛顿特区,恰恰已经是控枪法律最严格地方。然而这挡不住暗流汹涌的非法枪支。

诚然,合法拥枪的家庭数已经比20年前少了很多,枪击致死的人数也基本呈下降趋势。在很多治安较好的地方,持枪基本是一种选择而非必须。然而非法枪支无法禁绝,如果让合法持枪变得异常困难,只会创造事实上的无枪区,造成更大的社会隐患。

恐怖分子

我们最后再来看一下奥兰多的凶手。本案凶手奥马尔·马廷(Omar Mateen)在美国出生,二代阿富汗移民,穆斯林。他是私营安保公司 G4S(杰富仕)北美分公司的武装安全人员,拥有保安证书。此次使用的枪支是合法购买的,并且通过的背景调查。

2013 年,奥马尔曾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约谈两次,当时他被指控可能与恐怖主义有关联。2014 年,奥马尔因涉嫌与在叙利亚发动自杀袭击的美国人莫纳有潜在联系而再次被 FBI 调查,然而这些调查最后都没有结果。

奥马尔是一名注册民主党投票人。有多名目击者称曾多次初入这家同性恋夜总会,其手机上还有“同性恋交友软件”。

其父在采访中声称儿子有反对同性恋的情绪,并称此次枪杀案“与宗教无关”。

FBI 和美国总统奥巴马称,奥马尔是因“互联网上散布的极端主义信息”而变得激进的,“很可能受到了外国恐怖组织的蛊惑。”奥巴马说,不应忘记这是针对同性恋夜总会的袭击。ISIS 和基地组织利用自己的“变态伊斯兰教”来“把同性恋者视为目标,因为他们相信这些人不符合其对性取向的态度。”

结语

奥兰多的枪击案是一场恐怖袭击,是一场针对同性恋群体,甚至针对特定种族的恐怖袭击。在沉痛悼念遇难者的同时,我们应当看到这背后真正的起因,而不是把目光集中在错误的地方。

枪固然是恐怖袭击的工具,然而在美国的宪法和文化背景下,在数亿支枪已经存在于社会中的现实下,在警方收缴非法枪支都无法实现的情况下,民主党和左派媒体所鼓吹和实施的枪支管制和无枪区,只会让更多守法民众在发生犯罪和恐怖袭击时更加无助。

就算进一步限制购枪的种类哪怕是完全不允许购枪,接受过正规武器训练,拥有保安证书,并在安保公司任职的奥马尔,处心积虑地设计一场恐怖袭击,你猜猜他能不能找到造成大量伤亡的武器?

法国在 2012 年的图卢兹校园枪击案后收紧了枪支政策,军用级枪支早已被禁,手枪和猎枪也需要严格的背景和精神健康审查。然而在 2015 年 11 月的巴黎袭击事件中,恐怖分子却手持自动步枪射杀平民。

一味强调让袭击者不能合法获得枪支从而无法发动袭击,恐怕只是一厢情愿,或者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持枪的人,永远比枪本身更重要。

分类: 杂然赋流形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