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然赋流形 > 游戏人生

游戏人生

2013年6月25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我应该算不上一个游戏迷。对于电脑游戏向来多认为是无用之功,虚度光阴。能玩一段时间的游戏更屈指可数,偶尔有作品能够吸引几天,很快就置之一旁。时闻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荒废学业又倾其所有去购买装备,不禁叹此类无良厂商约与鸦片贩子别无二致。

然而前些日看到一条说法,是 Bernard Suits 在 The Grasshopper: Games, Life and Utopia 一书中提到的:Playing a game is a voluntary attempt to overcome unnecessary obstacles.——游戏,即是自愿去攻克本非必要的障碍。换言之,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吃豆砸猪,打怪升级,无外乎人们有了果腹之余的过剩精力,想要创造出些困难来征服来战胜罢了。如今更有“游戏化”的设计思路,譬如商家网站之类搞出各种积分礼券、等级贵宾,凭空造出些诱饵让你去追求,追求者愈众则愈中其下怀。人类之天性若此可见一斑。

可人生有多少事,是“必要”呢?诚然,年近而立,俗务缠身,有家有室,应当全心为稻粱谋才是。却总是忍不住,还要花许多精力,去看各种闲书,学各种明知不能用来谋生的东西,做各种收益微薄之事而乐此不疲。若套用上面“游戏”的定义,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

曾经面临是继续做科研还是去业界工作的抉择,即使是多年之后,仍然时不时会想起当年对学术的热情。然而终于有一天意识到,自己曾经热爱的,并不是科研这份工作——也许有一点创造力得到释放的满足感,更多的是为了满足对于世界的好奇心,对 omnipotence 的追求——虽然明知如此分散的精力并非好事,也知道“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但身处险境却偏要前行,哪怕“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也在所不辞,又何尝不是对这种“游戏”的沉迷呢?我们对游戏是如此的热爱,因此“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可兴趣如果变成了工作,变成了“必要”,“游戏”也就蒙上了一层累赘的阴影。也许这更能解释为什么在工作后,学习的热情反而比在校时更为高涨些了吧。

做个游戏迷,也算是一种幸福的奢侈呢。

分类: 杂然赋流形 标签:
  1. van
    2013年7月26日04:04 | #1

    有道理。。。我到现在还是拎不清。。。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