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然赋流形 > 把早先blog上的文字都移过来了

把早先blog上的文字都移过来了

2006年1月10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把早先blog上的文字都过来,以防止它什么时候被关掉…. 也回顾并纪念一下本科最后一个学期, 呵呵

另外发现自己实在是太懒了, 一共才写了这么几篇…

满足
犊犊 发表于 2005-8-26 11:56:00

从来没有向现在这样满足过. 真的. 越来越相信, 任何事情都是preordained. EVERYTHING. 当命运让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以后, 就该有所赐予了.

Miracles are always in the nearest reach.

Everything I do is a prayer.

终于想写点东西了
犊犊 发表于 2005-8-12 17:16:00

嗯,赫赫,一个拖了又拖了帖子。每天都有新的事情要做,每天都有新鲜的想法…确实很难平静下来。这两个月发生了太多事情,生活起了很大的变化, 兴奋之余也许还没有能够完全适应… 我自认为是一个很平淡的人,能够控制生活,只是一点点地向前徐行,而不致发生突变。然而近来的变化…确实是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和思维… 呵呵,是不是说得太模糊了一点, 嗯哪,这样比较好。

今天晚上twins演唱会哦,期待一下:)

纸迷红楼
犊犊 发表于 2005-6-2 1:39:00

费尽周折搞了一张票, 毕竟上海越剧团来学校演出的机会还是不多的. 如想像的一样, 全场爆满. 越剧团的领军人物自然也不是盖的, 句句唱腔都有板有眼. 布景堪称华美, 连些细微的陈设和柳条上的叶子也一丝不苟. 而且剧务工作效率奇高, 瞬间就从大观园变到潇湘馆. 看的我感叹今年六一可算精彩. 啦啦.

等我心满意足看回来, kll 兄发了一篇评论曰此红楼改编粗制滥造俗不可耐简直可让曹公九泉之下心肌梗塞之类云云(不排除此句话有我添油加醋的成分). 诚然我也是不满意这个剧情的. 演到第七场还在27回之前然后瞬间就跳到了80回之后犹如坐了时空穿梭突然就天翻地覆. 包括kll兄提到的宝玉居然到最后哭灵是还在为自己辩解云云简直匪夷所思. 不过怎么说呢, 我最初看到徐玉兰版的越剧电影时还是中学, 不可否认这也算是对于当时初读红楼梦的我的某种补充, 虽然我当时看到后面也晕倒了-__-b

今天作为去看这个东西呢, 当然原先我看过这个vcd, 知道它剧情如何走向, 所以这次去看无非是去欣赏一下现场的唱腔和身段, 顺便感叹一下舞台和声光技术配合的水平. 与上次一个新版本的vcd相比, 这次演的基本还是传统的剧情, 相对还要合理一些. (刚才又看了一下新版的vcd, 汗如雨下.) 短短不到三个小时, 如何表现红楼鸿篇巨制. 何况红楼中宝黛一线也算不得是最重的篇幅. 倘不用这样近似荒诞的结局, 估计就要写成中国的Nibelungen指环才成了…


勉为其难

犊犊 发表于 2005-5-31 19:21:00

天子穆穆, 诸侯皇皇, 大夫济济, 士跄跄, 庶人僬僬. — 礼记·曲礼下

有多少事能够从从容容做完的. 做了三个多月的毕设, 还是做到后面搞得很紧张. 也许是题目太大了, 不过事情做的没头没尾总归让人不舒服. 迷迷糊糊拼凑了一天的论文, 没什么进展. 许是我太认真了. 不知道.

在短短的时间里练一首曲子也不是容易的事. 尤其对于我这种自己玩玩的. 弹琴的时候最能知道自己的状态. 心情上稍微一有波动, 马上就反映在手上. 立竿见影. adagio的时候不要松懈, presto的时候不要急躁. 手上熟练和技巧只是表象. 最重要的还是心情的淡定.

书啊书
犊犊 发表于 2005-5-25 0:48:00

自己果然不是个勤快的人. 当初开blog的意图么, 嗯, 日记, 写了两天觉得生活平淡到一天之中都找不出一件可以值得记述的事情, 于是磨磨蹭蹭, 渐渐变成了周记, 这两个星期毕设开始繁忙, 毕业前的种种的事情, 抓住本科尾巴这样那样的活动, 回头看看, blog 简直要变成半月谈了. 想坚持一点事情何其难哉.

前两日又买了一摞书. 虽然自半年前, 就时时告诫自己, 买书要节制, 冲动是魔鬼…但是还是忍不住. 很喜欢三联那个三人举器而作的那个标志. 三联的书打65折, 不管怎么说也是一种诱惑. 可是真的书置案头而不暇读, 或许只是个借口吧, 自责的感觉好像更overwhelming… sigh…

捷径
犊犊 发表于 2005-5-13 20:28:00

五一刻苦工作了几天算了十几个模型, 数据多达9G, 亏硬盘还算海量, 不致有事. 兴致勃勃拿给导师看, 却是发现南辕北辙, 几乎要推翻重来. 沮丧不已. deadline渐近, 虽不虞无话可写, 却总归心中不爽. 希望能速求一个好的结果来应对.

阴霾的天气. 闷在屋里不想动. 端午节也将至, 翻翻楚辞, 读读屈原也算应时. 读到 “何桀纣之猖披兮, 夫唯捷径以窘步”. 捷, 疾也; 径, 邪道也; 窘, 急也. 桀纣愚惑, 违背天道, 衣不及带, 欲涉邪径, 急疾为治, 终致败亡. 捷, 邪出也. 论语云, 行不由径. 捷径捷径, shortcut的诱惑何其大. 治国为之戒, 治学又何尝不是. sigh. 不可不慎.

shuffle
犊犊 发表于 2005-4-26 1:13:00

忽然看到有人谈起 shuffle. 说 Apple 卖 iPod 时候, 鼓吹这个 Shuffle 的概念, Life is random. 然而 Shuffle 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 random. 也许电台的节目更符合这个概念. 那么, shuffle 不过是我们控制之下的一个函数而已.

最近听歌也习惯于 shuffle, 否则听了上一首就想起下一首的前奏. 再好听的歌也觉得有些许单调. 如果完全是听未知的歌, 惊吓与不安也许湮没了新鲜感带来的快慰. 平静的生活也就象是 shuffle, 我们有我们熟悉而喜欢的 playlist, 但我们还需要时不时 shuffle 下来给我们些许惊喜和期待.

IQ
犊犊 发表于 2005-4-22 0:23:00

君子不可小知可大受也, 小人不可大受可小知也. 见于《论语·卫灵公》。

如今IQ题目盛行,起初是茶余饭后闲谈之资,末技也;如今却渐渐登上了台面,不但渐成声势,且有人日日究之,乐此不疲。更有甚者,求职应聘时,这类题目也列为考核一项,美其名曰,考察能力。电视上港台明星访谈,居然也拿一些新出的所谓IQ题目问质,非见人家尴尬莫名方才满意。不知道这些人自己第一次做的时候是否真的想的出来。当然,也许出于报复心理,当初我被人家问住了,今天也要问住一个,方才不亏。人至于此,可为一叹。

怀居
犊犊 发表于 2005-4-18 21:35:00

很多天没来写些东西了. 并不是忘了, 只是有时候似乎觉得有些什么话要说, 但真的提笔的时候又觉得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最近一直忙忙碌碌, 毕设啦, 兼职啦, 人总是处于一种精神上不放松行动上不紧张的状态. 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矣, 可惜惰性也是本性之一. sigh

说起“怀居”, 我仍然是认定作“贪图安逸”解的。偏偏《论语别裁》说:“怀居,等于所谓“问舍求田,原无大志”的问舍。一个人每天问问房子的价钱;有了三十坪,又想扩充到一百坪;买了一层楼,又想变八层楼,这样的人就没有什么大志。”本来我仅仅是不以为然,前天刚好看到关于上海房价的讨论,更觉得这个解释简直是“不合时宜”。现如今,倘若我在上海原不曾立足,则大学毕业时,with the world before me,欲求一室,谈何容易。虽说“掀天揭地,方是奇才。”为一己之逸,忘社稷之责,固不可取;怀天下之图,无容身之榻,岂是正道?以今房价,能以房为策,奋斗不息,荫及妻子,立足沪上者,应当也算“有志”者了罢。此吾之幸耶?之不幸耶?

随便写写
犊犊 发表于 2005-4-5 11:56:00

昨天睡的太晚,早上起来精神疲怠,计划的事情也做不掉了,干脆休息一下。手边有一本旧的 Reader’s Digest. 十年前的。我还是很爱这本杂志的,无非是因为它上面文字写的精致,历久也不至于过时。随便翻到一页,Quotable Quotes. 每期上都会有的一个栏目。摘两句咯:

We are born with our eyes closed and our mouths open, and we spend our whole lives trying to reverse that mistake of nature. (Dale E. Turner)

Success is getting what you want. Happiness is liking what you get. (H.J. Brown)

道理本是浅显。其实我并不很知道说这些话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想想现在语录风盛行,无论阿猫阿狗都立言存世。不料夷人早有此举,还每月集结印行世界,比只在网络上自娱自乐者还是高出一筹罢。

又一个没有结果的早晨
犊犊 发表于 2005-4-4 10:56:00

昨晚临睡前建了个模型让机器去算,早晨起来看到了结果,非常之差,也不能算是出乎意料吧。不过总归不爽。

在 Windows 下装了一个 ispell, 最近实在是太容易走神,笔误太多。这个东西或许可以帮我。不过为了让 ispell 在 Emacs 下正常工作,我把所有的字典都移到了一个目录下面,并且要添加环境变量

ISPELLDICTDIR=%ispell-dictionary-path%

还不错,检查起来比 Word 快不少,不过貌似没有语法检查,呃。

体检
犊犊 发表于 2005-4-1 21:13:00

又是体检。清晨七点半不到,一室友手机闹铃大作,自忖无需去得如此早,待伊下床洗漱罢绝尘而去,翻了个身又会周公去也。待到八点三刻,另一室友大呼晚矣晚矣,遂翻身下床胡乱梳洗一下便冲至校医院。纳银毕,睡眼惺松突然臂上被戳一针,顿时清醒。唉,一大早便要出血,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午时三刻,复去医院,此时与上午大不同,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有熟识者告知先去楼上查视力。摘去眼前的窗帘,顿觉事物虚幻,如堕仙境。医生所指,仅见大略,遂乱指一气,亦算过关。复到楼下排队,云内科者,有生执皮囊贴于我胸前数处,有器塞耳似聆听状,未及我反应就令我起身。复仰卧于木板台上,有生趁我不备,以指怒戳吾胸腹咽喉数处,遂想此生若会点穴,吾死不瞑目等等。正痛苦中即被扔下台来。出门拿表,一长串“合格”跃然纸上。

比前年胖了10斤,10斤啊!那么一大块。身高却未见长,郁闷不已。

今天蚊子呆
犊犊 发表于 2005-3-30 17:08:00

最近又回到了一种矛盾的状态。每天事务堆积如山,却懒于措手,一件事也不想做。坚持做的功课倒是有一件,一篇论语,今日已是第八篇了。然则头脑昏昏,学而不思则罔,照杨伯峻先生解做诬罔之意,这句话反过来用在他身上,我若是再这么昏昏沉沉,岂不是要受他蒙蔽?于是愈思愈惑,只得作罢。

想起昨日读《述而》篇,“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杨先生注做,孔子读诗读书行礼,都用普通话。大奇之。后面一句补注说当时较为通行的语言也就是雅言了,想如今普通话较吴语也未必优雅,较粤语也未必通行,冠以“雅言”实可斟酌。更想此篇若做英译是否写“Confucius use Queen’s English when…”德译是否作 Hochdeutsch 云云,不禁莞然。

感觉应该经常写点什么了 (代前言)
犊犊 发表于 2005-3-27 23:12:00

坐在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屏幕前面,和我在过去的一千多个24小时周期里所习惯的,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似乎又不完全一样。在秒针滑过的每一个瞬间,我们都在改变着什么,也同时在被改变着。虽然绝大多数时候,并不经意。但当我突然回首望去的时候,却发现只剩下些许清晰的丝缕。朦胧的薄雾,常常让我迷失。

是该记录点什么的时候了。也许是自言自语痴人说梦,但没有离散的data points, 想拟合出一条曲线就更难了。

分类: 杂然赋流形 标签:
  1. Mycroft
    2006年1月12日04:09 | #1

    有感体检篇:“一大早便要出血,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被我看成“一早大便要出血,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不禁想起林语堂笔下梁任公之死,与阁下实在是异曲同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