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事余笔’ 分类的存档

救救顿号!——与《标点符号用法》商榷

2016年7月13日 没有评论

title

2011 年底,国家颁布了新的《标点符号用法》(GB/T 15834-2011,以下简称《用法》)。其中对于顿号的用法做出了前所未有的新规定:“标有引号的并列成分、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通常不用顿号。若有其他成分插在并列的引号之间或并列的书名号之间(如引语或书名号之后还有括注),宜用顿号。

这一标准已出台五年,许多出版的书籍甚至中小学课本都据此改动(当然也有坚持不改的)。然而在笔者看来,这一新规定在各种意义上都是一条“恶法”。

阅读全文…

“半个保险丝”之谜

2015年1月7日 没有评论

在被我拖了好几个月的稿之后,在新年来临之际,《咨询的奥秘(续):咨询师的百宝箱》的新译本终于上市了。作为译者,能够翻译温伯格先生的两本经典咨询作品,实在是一大幸事。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图灵社区豆瓣试读来阅读本书部分章节。

在翻译过程中,我多次就文字中遇到的问题向温伯格先生本人咨询,先生均一一作答。唯有一个问题未解,是关于第六章中的一个故事(本节亦可见于豆瓣试读):

1969 年,暴风雪。雪堆已经攀上了窗台。景色固然壮美,可我们和六位客人整个圣诞节都要困在屋里了。不过既然宾·克劳斯贝能渡过难关,我们决定也要尽力而为。出门的车道被封住了,不过在房子下面的车库里有一捆木柴,冰柜里有一扇上好的牛肉,地下室里还有一柜子好酒。我们没觉得这是灾难,而是尽情享受节日聚会,可这时候水泵坏了。

实际上它也没全坏,更准确地说是坏了一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水泵转啊转啊,可抽上来的只有涓涓细流。我们还可以化雪水来喝,所以活命倒不是问题。哦,可能还是有问题的——没水冲马桶的话,在这个只有一个洗手间的房子里,八个人可是够受的。

幸运的是,我们的六位客人里有三个电气工程师:两个博士,另一个是机械工程和电气工程双硕士。一位博士艰难地下到地窖里去“瞧一眼”,我们剩下的几个人就安心地松了口气。

在一趟趟上楼下楼、一项项检查、一次次讨论、一套套理论之后,水泵一直转啊转啊转啊,水还是只有一点点。工程师们似乎江郎才尽了——看起来就是这样。

这时,一位不是工程师的客人发话了。这位金发女陶艺师提议说:“可能是保险丝的问题。”在不到一微秒的时间里,她的想法就遭到了你能想到的最尖酸刻薄的奚落。不过她却不为所动,坚持说:“为什么不可能是保险丝的问题?”

然后就有了三套完整的解释,理论层次虽有不同,不过最后都归结为一件事:根本不可能是保险丝嘛,因为泵还在转呢,虽然只是部分在转。

“那可能是半个保险丝嘛。”她说。工程师们开始居高临下地和她解释保险丝没有半个一说:“保险丝要么是好的,要么是坏的,没有中间态啊。”

“我家就有一半正常工作的保险丝。”陶艺师维护着自己的说法。话说到这一步,工程师们就转去讨论别的事情了。这样的说法根本不值得一驳。

几分钟之后,陶艺师不见了。我有点担心工程师敷衍的态度会让她不高兴,于是去找她,以尽主人之谊。后来我发现根本用不着操这个心。

她从地下室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我。她不发一言,走到厨房水槽边拧开了水龙头。看着涌出的水,她带着胜利的笑容宣布:“我早就告诉他们是半个保险丝的问题。”

确实,还真是半个保险丝。更具体来说,把 120 伏转成水泵用的 240 伏所需的两根保险丝中的一根。一根保险丝烧断了以后,可怜的水泵就只能以额定电压的一半徒劳地在那儿抽水。泵是在转,可就是没什么作用。

故事就是这样了,可我还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烧断了一根保险丝之后就只剩下 120 伏了呢?难道不应该是整个断开了吗?看来学电的都掉进一样的圈里了……
阅读全文…

分类: 译事余笔 标签:

Delight in Disorder 无章之乐

2014年2月21日 没有评论

Robert Herrick (1591-1674) 所作 lyric poem(抒情诗)名篇。原诗七联十四句,每句四步,读来颇有风致。今日偶见温伯格 An Introduction to General Systems Thinking 一书中引用,兴起试译如下:

Delight in Disorder

A SWEET disorder in the dress
Kindles in clothes a wantonness:
A lawn about the shoulders thrown
Into a fine distraction:
An erring lace, which here and there
Enthrals the crimson stomacher:
A cuff neglectful, and thereby
Ribbands to flow confusedly:
A winning wave, deserving note,
In the tempestuous petticoat:
A careless shoe-string, in whose tie
I see a wild civility:
Do more bewitch me than when art
Is too precise in every part.

无章之乐

罗衫不整更添娇
香肩半掩令神摇
绣绦错悬迷红亵
袖沿随性带亦飘
应察薄裙翻急浪
履组杂结见风骚
精绝工稳何足喜
无章益可泛心涛

分类: 译事余笔 标签:

理解资产价格

2013年12月20日 没有评论

两个月前,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法玛、汉森和席勒——无论这听起来是像是生物学奖同时发给了进化论和神创论,还是剑宗气宗联袂掌门,总归就是这个现状。这几位大神都搞了些什么理论呢?瑞典皇家科学院的经济学奖委员会为此写了一篇出色的综述,题为 Understanding Asset Prices,介绍整个资产定价的学科现状以及几位获奖者的工作。

“这篇文章几乎是一本自成体系的实证金融学研究生课程教材。”(芝加哥大学 John Cochrane 教授语

现在我把它译成中文,并在正文中添加了指向参考文献的链接,方便读者查阅。译稿成稿仓促也未仔细润色,有不妥之处还请读者指正。

使用声明:本文是瑞典皇家科学院给出的官方译文。本文由译者自行译为中文,并经瑞典皇家科学院许可予以公开,允许免费分发。译者保留所有权利。

理解资产价格
标题: 理解资产价格 (5523 clicks)
Size: 660 KB

安凯厄斯与晋景公

2013年8月7日 1 条评论

英文里面有这么一句有点老套的谚语 There’s many a slip ‘twixt (the) cup and (the) lip,这里面的 ‘twixt 或写作 twixt,就是 betwixt 把非重读的音节省略了。现在当然一般人就说 between the cup and the lip 了。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凡事总有闪失”、“功亏一篑”之类。

乍一看这句话可能以为是刚要喝的酒洒了,和“煮熟的鸭子飞了”或者“到嘴的肥肉跑了”之类的差不多,但实际上这个故事要悲惨的多了。

阅读全文…

分类: 译事余笔 标签:

拉马丁小清新

2011年3月22日 没有评论

拉马丁同学似乎写了很多以 VERS SUR UN ALBUM 之类题目的小诗,不得不佩服人家真能写,出口成章,逮哪儿写哪儿,然后就送人了——也许还自己抄个备份,否则我们现在没准就看不到了。其中有一首是这么写的

VERS SUR UN ALBUM
Sur cette page blanche où mes vers vont éclore,
Qu’un regard quelquefois ramène votre coeur !
De votre vie aussi la page est blanche encore;
Que ne puis-je y graver un seul mot : Le bonheur !

阅读全文…

分类: 译事余笔 标签: , ,

拉马丁——《致Regaldi》

2011年3月21日 1 条评论

A REGALDI

Tes vers jaillissent, les miens coulent :
Dieu leur fit un lit différent ;
Les miens dorment et les tiens roulent
Je suis le lac, toi le torrent !

选自拉马丁《冥想集》(Recueillements poétiques),应该是作者送给意大利诗人 Giuseppe Regaldi 的作品,不知道是不是即兴之作。小诗很有意思,试译如下

君诗急迸我潺湲
造化分渠各底滩
我诗湉湉君诗涌
我作平湖君作澜

分类: 译事余笔 标签: , ,

英诗汉译随想

2011年3月6日 1 条评论

下午和承文聊天,说起翻译诗,发现很多感觉不光是我自己所有——比如翻译的英文长诗很难读下去。英诗译本中,真正常常能让人吟诵的句子,似乎也不多。是中文的信息密度太大?过于“浓密”的语言,可能会让读者觉得喘不过气。也可能是因为英诗中有很多中国人所不熟悉的意象,要转译出来本身难度也很大,不容易把意思表达清楚,许多地方还要加注。这些是诗内容本身的原因。

诗之所以成为诗,音韵节奏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无论是旧体还是白话——当然梨花体等先不论。英诗和汉语诗的用韵和节奏习惯都有很大不同,如何译就是一个大问题。现在流传的很多译文都出自大家之手,比如孙大雨、屠岸、卞之琳先生翻译莎士比亚,都曾用汉语音步来对应原文的 iambic pentameter,做到形神兼具。能做到这一点,翻译不可谓不精巧。比如以 Sonnet 18 为例: 阅读全文…

“The Eagle” by Alfred Lord Tennyson

2011年3月3日 1 条评论

THE EAGLE
By Alfred, Lord Tennyson
FRAGMENT

He clasps the crag with crooked hands;
Close to the sun in lonely lands,
Ringed with the azure world, he stands.

The wrinkled sea beneath him crawls;
He watches from his mountain walls,
And like a thunderbolt he falls.

1851

这首名作从韵脚到节奏到选词中的深意,处处可圈可点——研究的资料也太多了,略过不提。最早是在Brooks & Warren书中看到,一连读了好多遍。中文译文能找到的就有十数种,余光中、黄杲昕、彭镜禧、郭沫若等名家都译过。虽有大师珠玉在前,可还是忍不住手痒,试译如下:

嶙峋劲爪握危崖
平野孤身伴日斜
碧穹环抱立不拔

生波海皱匍匐过
万仞壁头极目彻
惊如霹雳忽飞落

分类: 译事余笔 标签: , ,

苦劣校

2008年11月12日 5 条评论

一季辛寒译为书
如今见校几欲哭
不堪苦吟成谩语
忍见绮锦作粗服
指鹿为马谈差谬
雌黄月旦笑糊涂
类犬类鹜何由辨
敲做废渣再回炉

分类: 译事余笔 标签: